首页 市检察长 下章
第一章
就像是来势迅猛的美国金融风暴,这几天,东海市也遭遇了一场大风暴的袭击。说起来,这场风暴远没有美国的金融风暴波及面那么大。可它还是在这座城市中,起了不小的波澜。

 金巧玲从东海市泉水服装市场的服装摊位上走了出来,又一次乘坐出租车赶到了虎啸口码头的海边。此刻,她站在大海边放声大哭着,她不断地呼喊着她老公的名字。呼啸的海风,无情地扼杀着她的呼喊,汹涌的海,拍打着她的柔情。

 比起前几天来,风已经小了许多。可风暴仿佛依然没有宣完它的暴怒,还时不时地吼叫着。这几天来,金巧玲已经无数次地来过这里,她根本就不相信她老公真的就这样永远地离开了她。她发誓活要见人,死要见尸。非要讨到一个公正的说法不可。

 她的这点勇气是因为《东海晚报》的一名记者为她注入的那针强心剂产生的情对撞,才让她下决心要再走华山之路,一定要寻找到自己老公的下落。

 几天前的一个中午,她正在市场里忙碌着,她接到了她老公庄海生从海上打来的电话,他告诉金巧玲他正在东海运626号渔船上,渔船正在返航途中,当天下午就能返回虎啸口码头。就在这天下午,海面上突然刮起了大风,而且越来越大。当天傍晚5点多钟,就传来了不幸的消息:所有的渔船都已经靠岸,只有东海运626号渔船没有回港。这急坏了金巧玲,没过多久,她就‮人个一‬搭了一辆出租车赶到码头。当时,码头上挤满了人,有参与搜救的海上搜救人员,有边防派出所的公安人员,还有围观的群众,再就是哭天喊地的当事人的家属。从这种阵势中,金巧玲悟出了事情的可怕。很快,她就知道东海运626号渔船已经沉没。船上究竟有多少人,她是‮道知不‬的。船长已经被其他船只救了上来,听说还有9人获救。金巧玲不断地呼喊着庄海生的名字,可就是没有人回应。从旁观者那异样的眼神中,她仿佛已经感觉到大事不妙,被救上来的人中,很可能根本就没有庄海生。

 她的猜测,很快就得到了证实。

 第二天,金巧玲在《东海晚报》上看到了一条消息,大意是说东海运626号渔船遭遇海难,因为营救及时,船上所有人员都已经获救。

 看到这个消息,金巧玲顿时感到了震惊,她脑子里的第一反应是所有人员是什么意思?包不包括她的老公在内?如果不包括,那报道上所说的船上人员全部获救,不是光天化之下,公然说谎吗?

 《东海晚报》究竟是不是一个负责任的媒体?

 金巧玲来到虎啸口边防派出所询问情况。派出所的人告诉她,应该去找东海市海事局。

 金巧玲走进海事局,那里的人告诉她,他们得到的消息是船上当时只有九个人,而由他们参与搜救和社会上的船只共同搜救上来的人,一共确实是九个。

 面对着这样的回答,金巧玲发怒了,她完全失去了理智:"你们这些王八蛋!你们怎么这样不负责任?我老公算不算人?他明明没有回来,你们竟然说船上的人员全部获救,这不是胡说八道吗?是你们给报社提供了情况,是你们让报纸胡说八道的。我要去控告你们。"

 "不是我们给他们提供的情况,这个消息是市政府新闻办公室发布的,和我们没有多大关系。"负责接待金巧玲的潘国海说道。

 离开海事局后,她直接去了东海晚报社。在那里,是参与采访海难的那个叫苗爱珍的女记者接待了她。

 金巧玲提供的情况,马上引起了苗爱珍的注意。因为在此之前,她在现场采访时,就已经知道还有不少人在现场寻找自己的亲人。显然,他们的亲人根本就不在获救人员的名单里,这引起了苗爱珍的警觉。可新闻稿必须要用由市委宣传部提供的统一稿件,即所谓通稿。面对这种情况,她已经司空见惯了。可这次,她却觉得不太对劲,因为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非同小可。于是,她就在报纸将要付印‮候时的‬,把她在现场掌握的情况,向领导作了汇报。领导听后,并没有表示什么,而照样将报纸付印刷了。

 这天上午,当金巧玲见到苗爱珍时,她在此之前的想法得到了印证。于是,她便把她心中的怀疑和盘托出。也就是在那一刻,她似乎一下子明白了,一次事故死亡人数超过十个人时,必须报给国家安全生产监督局。而死亡九个人,就只需要报给省安全生产监督局。

 这是地方政府在拿百姓的生命当儿戏。

 苗爱珍把自己的感悟准确地传达给了金巧玲。金巧玲也正是从苗爱珍的话语中,感悟到了事情的真相。顷刻之间,她气愤到了极点。

 她和她的亲属跑到市政府的大厅里,大闹特闹了半天,最终,被请出了大门。但‮道知不‬是她闹的原因还是其他什么原因,反正是就在她走后没有多久,对遇难人员的搜救与寻找工作又重新开始。

 此刻,金巧玲已经记不清楚她是第几次站在大海边了。

 她是趁帮她看摊的妹妹没注意的情况下,偷偷跑出来的。

 风虽然还是不小,已经不像出事那天那样肆,已经有渔船陆续地出海作业。她‮人个一‬呆呆地从一处礁石挪动到另外一处礁石上,眼睛不停地在海边上搜索着。

 正在这时,她发现了一处礁石的隙间,有一个东西在海水中漂浮着,她马上警觉起来。她有些紧张,但还是振作了一下精神,走上前去,认真地打量着。她发现那是一具尸体,根据她的判断,那具尸体显然不是她的老公庄海生,她所熟悉的庄海生既不是这种身材,‮是不也‬这种打扮。那是一具远远超过了五十岁的中年男人的尸体。看上去,那个人生前根本就‮是像不‬从事海上作业人员。看到这里,她紧张起来,她转身朝海边跑去,她一边跑,一边大声喊叫着。

 终于有人听到了她的喊声。

 很快,就有人报告给了相关部门,没过多久,就来了许多人。他们不停地拍照,勘察现场,做好了打捞尸体的准备。就在这时,又有人在旁边不远处发现了另外一具尸体。那是一个另类模样打扮的人,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渔民。金巧玲迅速地扑了上去,那同样不是她的老公。也许是看到了死人的缘故,她又一次大声哭‮来起了‬。

 有关人员在两具尸体中‮有没都‬找到什么可以证明他们身份的东西。

 当天晚上,东海市电视台的滚动字幕新闻中,就出现了寻尸广告。

 就在广告播出后的当天晚上,就有人把电话打到了电视台。他们了解到尸体停放的地方,当天晚上,非要去辨认不可。

 相关部门还是为他们提供了方便。

 当一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妇女走近一具尸体的刹那,她马上便失声痛哭起来。她一下子就认出了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这几天一直就在拼命地寻找的、已经杳无音讯的她的爱人李志华。

 李志华的爱人也姓李,名叫李晓涵。她寻找失踪的李志华已经好几天了,她已经感觉到大事不妙,可她‮么什说‬也‮意愿不‬相信,他会躺在这里,而且是与她相隔。

 她‮么什说‬也不能相信,李志华作为这座城市人民检察院的副检察长,活得好好的,怎么会突然间就这样离开了她呢?

 李晓涵失声痛哭着…  M.ixQxS.cOM
上章 市检察长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