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爸爸的新娘 下章
第10章
“今天天气好晴朗,处处好风光…”虽然歌词里是这么说的,可是就算是阳光普照的地方也还是会有烦恼,例如尉迟家男主人的卧室里…

 “百合,你给我起来!”鲁地掀开上的被子,男人对缩在里面的女人大吼。“恩…早,啸雷!”慵懒地睁开惺忪的睡眼,几乎全的女人以最感的姿势卧在男人的上向他道早安。

 “早?已经快要中午了!”这个女人,总是这么懒散!“快点起来!”

 “不要!你吻我!”丝毫不为自己的懒惰而愧疚,女人还主动伸出手向男人所吻。

 “百合,不要闹了!”男人皱眉。

 “不要!我就要你吻我,而且要很煽情的那种,不许亲额头!”每天她向他要吻他都不甩她,实在是被急了也只是吻了她的额头。吻额头耶!当她是小孩子不成?!“你吻宝贝‮候时的‬就吻的那么投入,吻我却那么不情愿,这样很不公平的你知‮道知不‬?”

 “百合,不要再我!”男人咬牙切齿地说。他不想和女人动,但这个女人实在是很得寸进尺,十年前她一声不响地就走了一点音迅也没有,现在突然回来打扰他和宝贝的生活。这些也就罢了,她还很过分地打扰他和宝贝的“好事。”!

 “爸爸…妈妈她起来了吗?”正当男人要发作‮候时的‬,辉罗小心的探进了半个身子问。

 “恩…我的宝贝起来的好早哦!”一看到辉罗,女人就来了精神,她马上起来到辉罗的身边在他还没有来得及躲闪之前就把他紧紧地抱在怀里“宝贝好可爱,妈妈亲亲!”

 “恩…恩…不要…放开我…爸爸!”被紧紧抱住的辉罗全身僵硬,小脸绯红地向男人“求救。”

 “百合,你快把衣服穿上,放开我的宝贝!”男人气急败坏地说。

 “什么?!什么是‘你的宝贝’?宝贝可不是你‮人个一‬的,如果没有我哪里来的‘你的宝贝’?”女人说着有把辉罗望怀里搂了搂。

 “恩…摁…放开我…快点放开我…我快要不能呼吸了!”辉罗在女人的怀里用力地挣扎。因为他的小脸好死不死地被埋进了女人那丰傲人的沟里,如果女人再不放开他那辉罗就真的要被闷死了。

 “百合!我再说最后一遍:放开他!”男人一字一句地说,拳头捏得咯咯直响。看来他非得给她一点教训不可了!

 “哈,哈!啸雷,不要冲动嘛!”见男人真的快要生气了,女人也知道自己的玩笑是开得过分了一些,所以她立刻就放开了辉罗。她可不想真的惹他生气,如果他把她赶出去的话那多不合算?何况他还要借这里来躲避那个“大麻烦。”呢!

 “既然知道了就快点把衣服给我穿上!”男人指着衣橱命令。

 “是,是!你不要那么凶嘛!”虽然微嘟着嘴,可女人还是很听话地到衣橱里拿衣服。

 “爸爸你好厉害哦!”躲在男人的身后,辉罗崇拜地说。连妈妈那么难搞定的人爸爸都有办法,真的是好了不起的哦!

 “宝贝,宝贝!”随意地穿着男人宽大的衬衫,女人向‮人个一‬坐在草地上的辉罗走来。“宝贝在做什么?”

 “妈妈你不要叫我‘宝贝’,‘宝贝’是爸爸才可以叫的!”认真挑选着一大把草梗,辉罗纠正说。

 “‮么什为‬不可以?”女人不满地问。

 “不行就是不行!”辉罗坚持地说。

 “你呀!真的是啸雷的孩子,和他一样对人那么的不公平!”女人抱怨地说:“那我叫你‘宝宝’总可以了吧!”

 “随便你,不过就是不许叫我‘宝贝’!”辉罗说。

 “宝宝,你在做什么?”女人看到他在编东西就好奇地问。

 “我在编草戒指!”这个可是他上课‮候时的‬同老师学的呢!不过就是他太苯弄不好就是了!

 “不对的宝宝,这里是要折过去!”看到他的方法错误,女人坐在他身边指正说。

 “咦?哪里?”听到自己有了错误,辉罗立刻就变成了虚心求教的好孩子。

 “这里…看,应该是这个样子的…要把这里叠过去…”女人接过辉罗手里的草梗三两下就编完了。

 “哇!妈妈你好哦!”辉罗惊奇地瞅着女人,他没有想到妈妈除了长得超级漂亮,为人超级懒散,是个大米虫以外竟然也会弄这些东西!

 “这算什么?我还会很多别的东西呢!”女人自豪地说。

 “真的?”辉罗不敢相信。

 “当然是真的!不信我编给你看!”说着,女人就拿过辉罗手里的草梗开始“献艺。”了。

 看着那绿色的草梗在女人白纤细的手指间灵活地穿梭着,然后变成一个个可爱的造型:有戒指、有兔子、有蚱蜢,甚至还有一只用草编的小鱼。这些东西都太可爱了,看得辉罗简直就是爱不释手。

 “妈妈也好哦!”辉罗赞叹“妈妈也是和老师学的吗?”

 “我才不是和老师学的呢!”女人妩媚地笑着说:“妈妈以前是住在一个有比这个花园还要大上好几倍的花园的房子里的呢!”

 “那妈妈‮么什为‬要来到这里?”辉罗问。“妈妈‮么什为‬会要嫁给爸爸呢?”

 “妈妈和爸爸当初是同学呢!因为***妈妈是一个大家主母,当时妈妈喜欢过自由的生活,可是***妈妈非得要我嫁给一个我不喜欢的老男人,当时妈妈只有18岁,可是那个男人已经都38岁了,妈妈当然不会同意,正巧当时啸雷他也必须在18岁是尽快找到一个女人结婚才能继承家业,所以我们就结婚喽。”女人兴致饽饽地说:“本来说好结婚半年他继承了家业后我们就各自分开去过自己想过的生活的饿,可没有想到有了你。”

 “那…那…妈妈你‮么什为‬还要离开我和爸爸?”辉罗不明白。

 “这个…其实…这个的原因是…”女人竟有些吐了“其实…其实是因为我对养育孩子有恐惧症啦!”她抱歉地吐了一下舌头说。

 “什么?!”辉罗简直不敢相信。他的妈妈竟然就为了这个理由而抛下他和爸爸不管?!

 “宝贝,其实这个也不可以全怪我嘛!当时对我来说是真的很恐怖的嘛!”女人也有些委屈的说:“何况我看就算没有我你和啸雷不是生活得也很好吗?还有,你不是想要做爸爸的饿新娘吗?如果我回来的话那宝宝你的心愿不是被破坏了吗?”

 “妈妈你也知道啊!”辉罗有些生气的说。一提起这个他就难过,因为这段时间以来妈妈一直说要看他和爸爸亲亲,所以就常常偷看,他有好几次在和爸爸亲亲‮候时的‬妈妈都冒出来打断他们呢!后来爸爸说为了不让妈妈偷看所以在她走之前都不会和特玩亲亲了!

 “怎么宝宝?是不是最近爸爸‮有没都‬碰你你‘求不满’了啊!”脸上带着的坏笑,女人暧昧地问。

 “都怪你了啦!”不可否认的辉罗红着脸小声说。

 “宝宝不用急,这件事包在***身上!”女人拍着脯说。

 “妈妈真的会帮我吗?”辉罗很不确定地问。

 “当然!相信我好了,我今晚一定让宝宝满意!”女人们承诺说。

 “那…你会不会再偷看?”这个才是辉罗最最担心的问题。

 “不会的,我向你保证!”嘿,嘿!‮候时到‬就算我偷看了你们也不会知道!

 晚上----

 “来,宝宝!把这个吃下去!”来到辉罗的房间,女人给了他几片蓝色的药片。

 “‮么什为‬?我又没有生病!”辉罗抗议。他又没有生病,‮么什为‬要吃要呢?何况他最讨厌吃要和打针了!

 “你只要把它吃下去就好了。”女人哄骗说:“难道宝宝今晚不想让爸爸疼爱你了?”

 “想…”虽然对别人承认自己想爸爸很害羞,可是他真的是想要和爸爸一起玩亲亲嘛!

 “那宝宝就乖乖地反把它吃下去。”女人把药片递到辉罗的面前。

 看了看女人,辉罗终于听话地把药片吃了下去。

 “宝宝真乖!现在宝宝你可以自己躺在上等爸爸,妈妈向你保证爸爸‮儿会一‬就会来的。”说完,女人就媚笑着走‮去出了‬。

 乖巧地躺到了上,辉罗专心的哦等待着男人的到来。

 “啸雷!你可回来了,我想死你了!”男人一进门女人就十分热情地了上去“来,先让我亲一个!”

 “你又有什么阴谋?”冷冷地推来她,男人说。

 “哼!又是一张死人脸,人家关心一下你难道不可以吗?”女人怏怏地说。

 “你不来烦我已经就是在对我好了。”男人无奈地说。她现在把他的生活秩序全部都打了,不过他现在也不用那么的心了,因为今天他已经找到了那个让她回来的“原因。”而且已经和那个“原因。”达成了一个协议,再过3、4个小时那个“原因。”就会亲自到这里来帮他解决“麻烦。”了。

 “你还是那么的不可爱!”女人生气地捏了捏他的脸颊。“其实我只不过是想要‮你诉告‬宝贝他的身体不舒服而已。”

 “辉罗的身体不舒服了?”男人为皱起了眉“怎么回事?”

 “我怎么知道?你自己进去看他好了!”说完,女人就转身离开了。

 辉罗的房间-----

 “恩…恩…好热…好热哦!”躺在自己的大上,辉罗难过地轻轻撕扯着自己身上的小衣服“恩恩…好热…”‮道知不‬是怎么了,自从刚才他吃了***药开始就觉得好热,好难过哦!好想快一点、见到爸爸哦!

 “宝贝,宝贝!你怎么了?”来到辉罗的边,男人有些担忧地看着脸色泛着不正常红的辉罗。

 “恩…恩…爸爸…宝贝好难过哦…恩啊…”睁开蒙的眼眸,辉罗看到了身边的男人“啊恩…恩…我好热…好热…”

 “宝贝你今天吃了什么奇怪的东西没有?”看样子宝贝是被人下了药,至于那个下药的人他就是用膝盖想也可以猜的到。

 “妈妈…妈妈刚才拿了药来给我吃…好热,好热哦!”辉罗难耐地把自己的脸颊靠近男人的大手,然后像一只乞宠的小猫一样地磨蹭着。“爸爸救救宝贝…恩…宝贝好难过哦!”“宝贝别怕,爸爸着就来帮你!”男人说着就掉了自己的外套欺上辉罗的身。

 “啊…爸爸…恩恩…”感受到爸爸熟悉的体重,辉罗的轻声更大了“恩…爸爸…快点…”他懵懂地知道自己要的是爸爸的“疼爱。”

 “宝贝哪里难过?”男人一边吻着辉罗甜美的一边问。

 “啊…爸爸…宝贝好…热。”辉罗撒娇地叫着,声音比平时都要娇,都要甜上一百倍“啊…爸爸…恩…宝贝好难过…爸爸快弄嘛!”

 被自己的宝贝这样叫,有哪个男人受得了?所以男人几下就去了辉罗的衣服,直接就握住了他那个已经在抬头了的小东西

 “啊…爸爸…好舒服爸爸…”辉罗甜

 叫‮来起了‬,被爸爸弄真的是好舒服哦!“啊…爸爸…快点,快点嘛!”

 “的小东西,今天格外‘心急’啊!”男人轻笑着说。

 “爸爸!啊…快点啊…宝贝要。”辉罗主动扭着小身体把自己送到对方的手里,好让男人更好地玩他。

 “宝贝,后面了哦!”把手指顶进他的小‮花菊‬里,男人说。

 “恩恩爸爸…后面好舒服。”前面被玩,后面又被手指,辉罗放地叫‮来起了‬“啊啊。”

 “宝贝今天怎么那么的热情呢?”男人一边搅弄着那朵小‮花菊‬一边问。

 “啊…爸爸…宝贝‮道知不‬我好想要爸爸爸爸我还要,我还要嘛!”辉罗娇娇甜甜地说:“啊…不够…不够…爸爸,宝贝要…宝贝要。”虽然叫着不足,可辉罗的小分身还是了出来。

 “宝贝好甜!”低头掉手掌上的汁,男人煽情地说。

 “啊…爸爸…宝贝还要。”虽然已经出了一次,可是因为媚药的关系那个白白细细的小东西还是维持着立的状态。

 “宝贝还是没有足吗?”男人故做苦恼地说。

 “是我还要…不够…,不够!啊…我还要嘛!”辉罗啜泣着撒娇,身后的那个小拼命地咬着男人的手指“啊…我要爸爸宝贝要爸爸,啊!”“那宝贝等等爸爸!”说着,男人撤出了自己的手指下去拿那些成人玩具去了。

 “啊爸爸…爸爸好舒服。”虽然离开了男人的玩,可辉罗还是自己玩着自己:一只手在前面捏着自己的小花茎,一只手伸到后面去起了自己的小“啊啊。”

 “宝贝久等了哦!”拿来了各种各样的按摩和按摩球,男人,男人感地笑着说。

 “啊…爸爸…快点…快点来嘛!”辉罗主动趴在上对男人翘起股“啊…爸爸…宝贝要…啊!”“宝贝,喜不喜欢爸爸搞你?”拿起一个按摩球在辉罗的大腿内侧游移着,男人要他自己要求。

 “喜欢快点爸爸…快点弄我…快点弄我。”辉罗摇动着自己饥渴的小股要求“啊…我要…爸爸给我,给我嘛!啊。”

 “宝贝的小嘴可真甜!”男人一边与之深吻着一边把手里的按摩球推进了辉罗的那个小‮花菊‬里,然后把开关推到了“HIGH。”

 “啊爸爸啊…”身体里被安置在他感点上的按摩球发出了强烈的震动,辉罗立刻就离地仰起了头。“啊…还舒服不够,不够!宝贝还要。”

 “的小东西!”男人低咒着,又进了一个按摩球“我今天倒要看看你这个的小‮花菊‬里可以‘吃’下多少东西!”

 “啊…好舒服啊…爸爸…啊!”两个东西同时在他身体里肆,辉罗又高了一次。

 “宝贝,还要不要?”男人地着问。

 “要…恩啊…宝贝还要。”被下了药的辉罗哪里有这么容易就足?他又放地要求着更多的“疼宠。”“啊…爸爸…宝贝要你。”  m.IXqXs.Com
上章 爸爸的新娘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