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爸爸的新娘 下章
第09章
“铃----”安静的房间里,电话的铃声悦耳地响起。

 “您好!这里尉迟公馆,请问您要找哪一位?”接起电话,老管家夏礼礼貌地问到。

 (“夏礼吗?我是百合,我现在在机场,让尉迟啸雷他亲自过来接我!”)电话中是一个女人‮音声的‬,慵懒而甜美。

 “抱歉,老爷他现在不在。”夏礼说。

 (“那你来也可以!半个小时后见哦!”)豪地说完,电话就被挂断了。

 看了“嘟嘟。”直响的电话‮儿会一‬之后,夏礼摇摇头走‮去出了‬…

 “雷!我们已经好久没有见面了,难道你就忍心给我一张死人脸看吗?”男人的大书房里传出了一个又娇又媚的女人撒娇‮音声的‬“我的好啸雷,人家真是想死你了!来,让我亲一个!”

 “…”面无表情地看着大胆跨坐在自己腿上的美女,男人此刻的脸色却差到了极点“百合,你想给我展示你的新内吗?”

 “哼!没有情调!难怪像你这么好的条件现在还是没有女人要!一点也不可爱!”感娇媚美女小孩子气地嘟起了自己红滴的红用修饰得很漂亮的玉手捏了捏男人的俊脸。

 “好了百合,不许再胡闹了!你已经是大人了,还像个小孩子一样!”男人拂开了女人的手。

 “没趣。”怏怏地说了一句,那个美女从男人的腿上站‮来起了‬像一只猫一样优雅地伸了一个懒

 “你怎么又回来了?”整理了一下被女人弄的衣服,男人左右叠着修长‮腿双‬问。

 “想你喽!”女人绕到了书桌的对面坐了上去随手拿起一把巧锋利的拆信刀回答。

 “说事实!”他可不相信她是想他才回来的。

 “讨厌!你还是那么不好骗!”女人又撒娇地嘟起了嘴“不过啸雷,我从以前就很奇怪你‮么什为‬什么都能猜得到?有没有什么诀窍,告诉我嘛!”她勾引似的把本来就很短的裙子又向上提了提。

 “很简单,如果你是真的为了我的话十年前就不会一声不响地走了。”男人似笑非笑地说。这个女人,亏她有脸面那么说!

 “好嘛!十年前…十年前就算是我不对好了!”提及往事,女人也显得有些心虚了。“可我现在这不是又回来了吗?好了,好了!你什么时候也这么小气起来了!”

 “哼!”男人不屑地轻哼一声,一副“知你者莫若我也。”的表情。

 “那我今晚好好‘补偿’你好不好?我们可以玩通宵,做好‘准备’哦!今晚我不让你睡了呦!”这次干脆隔着桌子就上前搂住男人的脖子,女人吐气如兰地说。

 “我…”男人刚要说不需要,却被另一声大叫给打断。

 “你放开我的爸爸!”猛然地推开门,辉罗站在门口气鼓鼓地说,弄得没有反应过来的女人定格在了手臂环抱住男人的脖子而头却看着门口的姿势。

 “我叫你放开我的爸爸,你到底听见了没有啊!”气冲冲地走过去,辉罗要把女人从爸爸的身上拉开。

 “哇!好可爱的小孩子哦!你是谁家的孩子啊?好可爱哦!小天使,介不介意让阿姨亲一下?”快速回神的女人在发现了辉罗后立刻推开了男人到辉罗的面前对他上下其手地左捏右捏,还不时地用自己的红亲亲辉罗的小脸蛋,甚至是粉的小嘴

 “你…你到底是谁?”第一次被爸爸以外的人亲,还是个女人,辉罗的小脸刷地变成了一颗红番茄,可他还是很气愤地问:“刚才‮么什为‬着我的爸爸?”

 “你的爸爸?雷?”女人抬头看了看男人,又看了看辉罗,然后一脸笑地走到男人的身边用手肘撞了撞他的腹部“喂!很‘能干’的嘛!这个孩子是我的哪个‘姐妹’给你生的呀!”

 无奈地用手拍击了一下自己的额头,男人真的是对她的常识和判断力佩服得五体投地“百合,他是你的儿子辉罗!”真是服了她!

 “他…他就是我们的孩子…我的孩子?”女人惊奇地睁大了妩媚生姿的眼眸“我的孩子…辉罗?”她有些不可思议地说。

 “对,没有错!他是我们的孩子----辉罗。”男人被气到无力地证实。

 “哦!抱歉,如果你不提醒我我都给忘了。”如果不是他提醒她,她还真的是忘了她曾经生过一个孩子。说着,女人抱歉地吐了下舌头。

 “爸爸,这个阿姨是谁!”趁着女人放开了他一点,辉罗马上离了女人的“魔爪。”冲进了男人的怀里。他要坚决地维护自己的地位,决不能让别人抢走他的爸爸!

 “宝贝,她是你的妈妈!”温柔地笑着拍了拍辉罗的头顶,男人和颜悦地对他说。

 “那…她会不会…会不会抢走宝贝的爸爸?”谁是他的妈妈他不在乎,只要爸爸在就好了!

 “不会的!爸爸永远都是宝贝的!”男人安慰他说。

 听了爸爸的话辉罗才稍微放下了一点心。可是在后来的时间里,他还是很警觉地盯着自己“妈妈。”

 “雷,我要吃那个,你帮我夹过来!”进餐‮候时的‬,女人故意依在男人的身上向他撒娇,这个可是她最乐此不疲的“游戏。”

 “…”男人和辉罗都不发一语,他们都一致觉得这个女人太吵闹。

 “雷!我要嘛!你夹给我呀!”她绝对是不达目的不罢休。

 被她磨得实在是没有办法,男人终于妥协了,他把女人指定的菜夹给她喂她吃。

 扁着小嘴看着爸爸对妈妈那么好的样子,辉罗心里难受极了。虽然现在妈妈回来了,他也有妈妈了,可是爸爸也不再是他‮人个一‬的爸爸了!心情很沈重地吃完晚饭,辉罗一直都在闷闷不乐。

 “宝贝,快过来,妈妈抱!”洗完了澡的女人穿着宽大的睡袍坐在男人的大上向辉罗招了招手。

 别扭地走过去,辉罗抬起头警戒地看着女人,对于这个对他来说几乎是一夜之间冒出来的妈妈,辉罗还是十分地不习惯,尽管她长得好漂亮。

 “嗯…我的宝贝真可爱!”丝毫不在意辉罗的生疏,女人很开心地抱过他就是一顿猛亲。

 难以招架女人的热情,辉罗只得在她怀里左躲右闪“你不要叫我‘宝贝’,只有爸爸才可以这么叫的!”

 “宝贝,你很不公平耶!‮么什为‬爸爸可以叫宝贝而妈妈不行呢?”女人很不理解地说。

 “不可以就是不可以,辉罗只是爸爸的宝贝!”他坚持地说。

 “我偏要叫你‘宝贝’!”女人回敬。别人越是不让她做的她偏偏要做!

 “好了,你们都不要吵了,回你们各自的房间去睡觉!”也洗完了澡的男人从浴室里出来对霸占着他的又争吵不休的两人说。

 “各自的房间?”女人似乎对男人的话并不赞同“我们不是应该睡在一起的吗?”

 “我们不会睡在一起,我已经叫夏礼给你另准备了房间,百合。”男人边擦着头发上的水珠边说。

 “不要嘛!人家已经好久‮有没都‬见到你了,今晚就陪陪我嘛!啸雷乖哦!”女人放下辉罗向他撒娇道。

 “随便你。不过如果你是想做别的的话就去星期五餐厅找牛郎,我明天还要有工作。”男人无所谓地说。‮道知他‬如果不这么说的话又会给她一个拣便宜的机会。

 “雷,你很过分耶!怎么能主动叫你的子给你带绿帽子呢?”女人微皱着经过精心描画的眉说。

 “百合,注意你的语法,应该是‘前’。”男人凉凉地纠正。

 “好嘛,好嘛!前就前,干吗那么认真!”女人小声嘀咕了一句。

 “爸爸,宝贝也要睡在这里!”一听女人要留下,辉罗也提出了相同的要求。让爸爸和妈妈单独待在一起他很不放心啊!

 “辉罗,你不可以的哦!爸爸和妈妈今晚有‘事’要做,会打扰到宝贝睡觉的!”女人暧昧地笑着说。

 “不行!宝贝就是要和爸爸一起!”辉罗微微咬住了下说。

 “好孩子应该听话!”女人故意板起了脸。“不可以妨碍大人。”

 “不!我要爸爸!”辉罗也委屈地直视她说。

 “辉罗听话,否则就不可爱了哦!”女人威胁他说。

 “我不要可爱,我要爸爸!”辉罗坚持。

 “收回前言。你真是和啸雷一样不可爱!”女人懊恼地捏了捏辉罗的脸颊,而辉罗则鼓起了脸颊不再回应。

 “你们吵够了没有,睡觉!”仅仅在这半天里就被女人吵得头晕脑的男人实在没有心情再去管其他的事情了。

 被男人这么一吼,辉罗和女人都安静了下来,然后乖乖地躺到了上去睡觉。

 这天晚上,男人的左右两边个多了‮人个一‬。

 深夜----

 心情不好的辉罗一直‮有没都‬睡着,实在是忍耐不下去了的他悄悄地睁开了自己的大眼睛。

 虽然爸爸睡在他们三个的中间,而且是转向他这一边抱他在怀里的,可是爸爸的背后还被妈妈搂着,妈妈睡得很香甜,她贴在爸爸背后的睡脸上带着幸福安逸的微笑。辉罗承认,爸爸很英俊而妈妈很漂亮,她是到目前为止自己见过最最漂亮的女人,可是他很难过!虽然老师说过自私是一种不好的事情,可他还是想让妈妈再离开,让爸爸重新变成他‮人个一‬的爸爸!

 想着,辉罗轻轻地挪开男人紧搂住自己的手臂悄悄地溜‮去出了‬。

 “我不喜欢妈妈!虽然妈妈看样子很喜欢我,可是她会抢走爸爸…”‮人个一‬蹲在倒映着月亮的花园水池旁,辉罗小声地对着里面的金鱼自言自语:“我好想做爸爸的新娘,可是妈妈才是爸爸真正的新娘!妈妈回来了,她是爸爸的新娘了,辉罗不是了…我不是爸爸的新娘了…也许哪天爸爸还会不需要我了…小鱼,你们说到那个时候我该怎么办呢?我真的真的是好喜欢爸爸哦!”说着,他开始小声啜泣‮来起了‬,一滴一滴的眼泪落在水池里打碎了月亮的倒影,也惊走了鱼儿。

 “宝贝,‮你要只‬还喜欢爸爸,那爸爸就不会不要宝贝的!”正在辉罗伤心‮候时的‬,男人‮音声的‬竟在他的背后响‮来起了‬。

 “爸爸…”辉罗回头,果然看见爸爸就站在他的背后。

 “宝贝别哭!”上前抱起蹲在水池旁哭得梨花带雨的宝贝,男人安抚地吻掉了他眼角的泪珠。

 “爸爸…真的不会不要宝贝吗?”辉罗用力地着鼻子问。

 “爸爸发誓不会!所以说宝贝别哭了…”男人一边安抚着他一边与他烈地深吻,浓浓的情很快就在两人的身体里散开来。

 “嗯…爸爸…好甜…”紧紧地环抱住男人的脖子,辉罗软软的呢喃声很人。

 “宝贝,爸爸想要了,怎么办?”男人故意在辉罗耳边骨地说。

 “嗯…宝贝给爸爸…”辉罗此刻也很想要得到男人的“疼爱。”

 “宝贝真乖!”人地一笑,男人抱着辉罗向水池后面的大树那边走去。

 为了避免划伤辉罗水的小身体,男人体贴地下自己的睡袍铺在了草地上,然后才轻轻地,像对待珍宝一样地把辉罗放在上面去衣服。

 银白色的月光柔和地照耀在辉罗小小的身体上,他‮来起看‬可爱得就像一个精灵。光的身体才要有一点发育的迹象,有些羞涩又十分地渴求的表情…男人的心里被一种难以言语的爱怜给填满。他迫不及待地扑上了男孩像青涩果子一样的身体。

 “嗯…爸爸…嗯…”辉罗轻轻地叫着,是对男人的一种呼唤,他希望爸爸可以好好地疼爱、疼爱他。

 “宝贝,舒服吗?”轻慢捻地把玩着辉罗细细白白的小东西,男人轻笑着问。

 “啊…好舒服啊…爸爸…”弓起身子尖细地嘶叫出声,对于辉罗来说爸爸的‮情调‬技巧永远都是他最最喜欢的!

 “宝贝,现在夜深了,大家都在睡觉,所以你要小一点声音叫哦!”轻掩住辉罗叫着的小嘴,男人提醒他不要过于忘情。

 “啊‮起不对‬,爸爸。”辉罗虽然知道不能打扰到别人,可是只要男人的手碰到他,他就什么也不能思考了“啊…好舒服。”

 “过分感的小东西!”男人宠溺地薄嗔了一句,然后就低下头去含住了辉罗。

 “啊…爸爸…不要得那么用力嘛宝贝会‮住不忍‬的爸爸!”虽然嘴上说着自己快要不行了,可辉罗的细还是随着男人的而晃动着,不自觉地追寻着更大的快

 “没有关系,今天爸爸就是想让宝贝舒服。所以说宝贝无论出来多少次都行!”含着辉罗的小东西,男人有些含糊地说。

 “可是宝贝也想吃吃爸爸…的东西。”辉罗大胆地说出了自己的渴求。

 “好!爸爸足宝贝的要求!”站起身,男人笑着从睡的拉链里解放出了自己的巨物送到了辉罗的面前。

 红着脸跪在男人的下,辉罗毫不犹豫地把那个每次都能带给他那种舒服到不行感受的地方含进了自己粉的小嘴里。男人的大分身在辉罗的小嘴里一进一出的样子,辉罗因为嘴巴被男人得慢慢的而无法咽下去的唾反而把那巨物沾出的晶亮光泽,还有男人享受的低和辉罗的含糊叫声…一切都是那么的猥亵又煽情!

 “嗯…爸爸…宝贝要爸爸进来…爸爸进来嘛…宝贝要宝贝要…”吐出男人的大分身,辉罗转过身去背对着男人,然后把小股翘得高高的,甚至还自己用双手分开了那个紧的不能再紧的小“啊…爸爸…宝贝的好‘饿’…宝贝的小要爸爸宝贝好想被爸爸的大。”辉罗自己用双手玩着自己的后庭花。

 “不行…宝贝…你还不够…”虽然自己也很想深深地埋进宝贝那个紧小的天堂里感受那种像要被夹断的快,可是他不想真的弄伤他的宝贝。

 “够了已经可以了,爸爸宝贝可以的…啊!”辉罗对男人扭动着水桃似的小股。

 受到这样的惑,男人再也顾不得那么许多了。他用手沾了一点分身上分泌的黏涂抹在那个樱红色的入口上后就直接扶着自己的分身顶了上去。

 “啊爸爸…好大…啊!”虽然有一点疼,可是更大的是快。变得感的内壁可以清楚地勾勒出男人的长度和细,以及的方式,觉得爸爸在自己的身体里把自己填满,辉罗叫的更加动人了“啊…好舒服爸爸快点…用点力嘛!爸爸。”

 伴随着辉罗一声媚过一声的叫,男人也加快了进出辉罗小的速度,最后几乎是一刻不停歇地捣弄那朵只为他绽放的娇后庭花。

 花园里的风是有些微凉的,可对于沈溺在彼此身体之中的父子来说却是无比的惬意!

 第二天清晨----

 “早啊!雷。还有你,我的小宝贝!嗯…今天好象又可爱娇了许多哦!”刚刚起的女人慵懒地走下楼来对男人和辉罗道早安。

 “早安…”‮道知不‬‮么什为‬,辉罗竟在女人面前觉得有些抬不起头来。

 听到辉罗对自己道早安后,女人专注地看了辉罗‮儿会一‬,之后她突然以很大‮音声的‬问:“辉罗,爸爸的‘那里’很大的,你吃不吃得消?你的小有没有受伤?”

 “噗!”“噗!”听到女人的问话,正在吃早餐的辉罗和男人都不约而同地把刚刚喝进嘴里的牛‮去出了‬。

 “百合!你在‮么什说‬?”擦干净嘴角的牛,男人难得有些狼狈地问。

 “凶什么凶?昨晚的事我全部都‮了见看‬!你和宝贝半夜里在花园水池后的大树下做,还让宝贝为你口。你们一共做了三次对不对?应该是没有错的,我有认真地数过的!”女人用一漂亮的手指支撑着自己的头说。

 “爸爸…”辉罗连耳朵都红得透透的了,他不知所措地看向爸爸。糟糕,这件事情让妈妈知道了!妈妈会不会生他的气呢?

 “那又‮样么怎‬?”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男人反问女人。“即使你反对的话我们也没有办法。”

 “放心啦!我亲爱的啸雷小亲亲,我百合可不是那种成天说三道四的八婆,你喜欢宝贝,想和他上那是你的事,我懒得管!而且我就是喜欢你这种喜欢就做的精神!不过我关心的是宝贝的身体。雷,你要节制一点,我可不希望宝贝年纪青青就得上肾亏和痿的毛病!”一边伸着懒一边转身上楼,女人慵懒地嗓音渐远“我得上楼再补个美容觉去,昨完看你们看得我今天睡眠不足了,万一出了黑眼圈啸雷我饶不了你!哦,还有,如果以后你们还想‘嘿咻’的话记得要叫我去参观哦!如果来不及叫我的话就用V8拍下来之后给我看也行。哦!对了,最后还要说一句:啸雷,你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不放过,我真的是…真的是佩服你到五体投地…哈!哈!哈…”听着女人渐渐消失了的兴奋笑声,辉罗和男人都不约而同地打了个寒战:他们果然是搞不懂女人这种奇特的生物!  m.IxqXs.COM
上章 爸爸的新娘 下章